裘德孫

毋被流俗误尔聪。sun33013301@hotmail.com

赫日自当中

 有时候觉得对不起一些事情,对于2012年的博客更新更是其中之一,写了6年多的东西,现在落得如此田地,多少让我有点对自己的步伐感到有些担心。但是想想在MSN SPACE里的好友们,要么分开,要么都写微博了,所以对于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恢复。其实现在写起一篇文章,也有感些体力不足(话说,新浪的博客也不太好使,而且好久也不见什么系统上的更新,看来他们对于这个载体都有些放弃了)。我大都会收集一些这段日子拍的照片,然后整理,筛选其中感觉Okay的(至于什么是okay的,我也不好说,凭感觉吧),在台式机的那块区域整理上传好,然后躺在床上用笔记本写写感受。我大体觉得如果有人给我拍个在床上写东西的照片,效果会是很惊人的。

赫日自当中
貌似由于工作压力大,后来我就喜欢了养鱼;貌似后来由于喜欢了养鱼,就对水里的东西格外的喜欢,和它们在一起,或者吃它们。好像很矛盾,但是又很和谐。有时候,心里想的东西,慢慢就会变成现实,不知道是个人努力的原因,还是上天给了些安排。
赫日自当中
别人的活动,点了很多的蜡烛。一个蜡烛的力量是微弱了,但是多了的话,你都会觉得那种感觉就来了。不要说我在影射什么民主革命,因为我不说,或许你啥也读不出来,所以还是说点下。你看见后面那个不一样颜色的光了吗?拍了大概5张左右,只有这张是有不同的声音的。我没有删了它,相反,我喜欢它,我选了它,让它站了出来。
赫日自当中
虽然这段日子体力有些严重跟不上精神,但还是决定先把虾缸的设备给置了。但是后面的步骤明显是没有能按照计划去走。加上不知道家长又淘来了孔雀和朱砂剑,我就真的不知道该保全动物的性命还是去干自己的计划。心太软,计划搁置,但未来怎么走,我也不知道。要么让它们死,要么让它们等死。
赫日自当中
虾缸未成势,草缸可当先。这个30的缸开了1年多了,期间变换了很多次。我想这次会持久些吧,毕竟给了很多资金来维持稳定。这个小缸是在我的摸索下前进的,达到现在这个水平,实在不容易,期间经历的辛苦和思考都给我带来了很多新的观念。为了展现我的这片特区,敬请收看本篇最后的视频--光明/正确/伟大。
赫日自当中
我这个不太喜欢吃饭的人,为了跟好朋友在一起呢,也居然开始了这种吃吃喝喝的生活。说的惨淡,其实挺好的,以前没有留意对食物的感觉渐渐的改变了,食物的美学……不知道是否有人研究过这个,是否有相关的好书。可惜,觉得身边的人大都喜欢谈什么好吃,但似乎这是我想感受的一部分,但还有什么其他的吧,但总需要另外一个人来帮助我吧。
赫日自当中
就当我这个假期的计划很好吧。天津空气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空前的重度污染,据说是蒙古刮过来的东西,又是别人的问题。我搁置了拍照的计划,共同开发点别的吧。比如重新写写这个博客,听听BEATLES,貌似回到了大学闲在的日子。希望近期早日把这三本书读完,也许读完《迟到的间隔年》后,我就背上背包了!
赫日自当中
记得放假的第一天,整理IPOD里的PODCAST到凌晨3点,现在发现大部分都是语言类的节目,过瘾啊。当然最近也不该的关心了几个新闻,开始闹心,后来也就那么回事了吧。我还是喜欢去GE的卫星地图看看,不过现在更喜欢找找住美国大使馆的位置什么的。



评论
©裘德孫 | Powered by LOFTER